新闻中心

辩字双辛,不负流年

日期: 2018-05-14
浏览次数: 58

辩字双辛,不负流年

辩字双辛,不负流年

王任佳律师,普世所的一名专职律师,除业务能力精湛外,同时也是国内资深的华语辩论专家。在律师身份外,他还担任着华东政法大学辩论队执行教练、捭阖辩论国际挑战赛常务理事、世界华语辩论锦标赛常驻评审、上海市大学生辩论赛咨询顾问等诸多相关社会职务,同时也是普陀区律师辩论队技术指导和普陀区律师辩论培训的主要负责人。

 

今天就让我们了解一下王任佳律师与辩论的缘分,并且从中获得一些启发吧。





辩论人有多忙?

·         小编:王律师,看您的朋友圈,最近半个月您似乎一直都在忙着参与辩论活动?

·         王任佳:确实是这样,四、五月份是辩论人最忙的时候。

·         小编:这是什么原因呢?

·         王任佳:因为参与中文辩论的主要还是大学生,所以按照多数高校的教学安排,三到五月和十到十二月是学生参加辩论活动时间精力相对充裕的时候,也因此成为“赛季”。又因为许多大型赛事分地区选拔赛和总决赛两个阶段,所以下半学期的赛季也就是四月到五月同时又是这些总决赛的举办时间。考虑到国内高水平的高校辩论队和评委总的来说还没有多到能随便抓的程度,所以这段时间无论是参赛队还是评委都经常在“赶场”。我最近先到桐乡参与了第五届捭阖辩论群英赛的赛事组织和评审,又接着到南京参与了第八届华语辩论世锦赛的评审工作,每边五六天,加起来是快半个月了。

·         小编:所以这段时间您基本上都在评比赛?

·         王任佳:对,粗略算一下大概评了有二三十场吧。有意思的是,26号我回上海休整了一天,法院的同志们很贴心地在这个空档里上下午各排了一个庭。

·         小编:那还真是挺赶的……除了赛事评审,似乎您还长期参与辩论教学和培训工作?

·         王任佳:是这样的。

·         小编:那么能否简单地向我们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因为作为您的同事其实我们也很不了解?

·         王任佳:最主要的是作为华政的教练。除寒暑假外平均每月四到五次过去松江校区带领他们开展训练和备赛,另外就是在大型赛事比如海峡杯、大天伦、世锦赛、新国辩、捭阖等期间作为教练陪同他们参赛。其他的主要是应一些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的邀请,协助他们进行一些针对特定赛事的培训。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是,从去年开始,在律工委的要求下我们在区内开始尝试做一些针对青年律师的常规性辩论培训。

·         小编:这应该要消耗很多时间精力吧?

·         王任佳:是的。华政这边光日常训练每年累计下来都要两、三百个小时,还不算每个大赛期间连续几天的时间投入。所以我经常跟队员们开玩笑说,你们别看普世所捐了几十万给你们搞辩论,其实我每年以劳务形式捐给华政都有这个数。


辩字双辛,不负流年

王律师在华辩世锦赛点评比赛

为什么爱上辩论赛?

·         小编:所以做这些工作都纯粹是公益性的吗?

·         王任佳:华政这边好像每年会报销一些交通费,具体怎么发的我一直没搞清楚。但是这个费用应该是连我跑松江的高速费都不够付的。有时候学校报销流程太严格,陪队员出去打比赛的机票钱也是我自己出的。所以总的来说,带学校的辩论队不仅是公益的,而且还是长期倒贴的,收入不稳定的话恐怕会有压力。当然反过来说,这个问题其实也不太重要,因为我之所以能一直坚持做这个事,就是因为出于更存粹的、非功利性的动机,这种动力比其他一些较功利的动机所能提供的动力要强大和持久得多。而且除了我之外,张国元老师支持和指导华政辩论的时间更长,牺牲的个人时间(还有倒贴的钱)比我更多。

·         小编:所以您坚持做这些工作的主要理由,是作为一个华政的校友和曾经的辩手,希望华政辩论队能取得更好的成绩对吗?

·         王任佳:准确来说不算是。辩论赛作为一种学术活动,主要的意义在于培养参与者的思维能力、表达能力和学术能力。而且从我们法律人的视角来说,它还可以帮助学生提前锻炼法律检索、证据组织和沟通的能力。说个有意思的题外话,大学生辩手群体里,研究生阶段转学法律的非常多。所以我带队的主要目标,和对队员的要求,也是在参与辩论活动的过程中,不断提高自身各方面的能力,为在将来成为一个能力更出众也更善于认识自我的社会人打好基础。


辩字双辛,不负流年

王律师带领华政辩手获得华辩世锦赛季军、天伦杯冠军

为什么要做大学生辩论队的斯科拉里?

·         小编:但是据我了解,这几年华政辩论队的成绩是非常好的?

·         王任佳:确实近两年华政辩论的成绩暂时处于一个历史性的高峰期。我个人觉得这虽然一方面说明也许我们有些培养工作做的是对的、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另一方面可能更多是得益于现在大型赛事的参赛门槛下降以及我们运气不算太差。直到现在仍然有很多具有官方背景的赛事会优先邀请复旦、交大、同济这些知名度更高的综合性大学参加,而不是邀请辩论上可能实力更强的四非高校参加。当然平时我个人评价得失,看的更多不是胜负而是队员的表现,如果表现得好,打输了也是表扬为主,表现得差,打赢了也是批评为主。

·         小编:让我们把问题回到律师行业本身。就我所知律师业界内似乎并没有太重视辩论能力,而且相关的辩论活动也很少。所以您是怎么想到针对青年律师同仁来开展辩论培训的呢?

·         王任佳:首先要纠正一点的是,与律师相关的“辩论赛”确实不多,但是辩论活动绝对不少。且不论我们平时诉讼、仲裁的庭审,就属于标准的正式辩论活动,事实上在我们准备案件材料、设计法律框架、与相关各方进行沟通的过程中,也大量涉及非正式性的辩论。比如一个合同纠纷,客户要求提解除,但你认为应该提无效,这个过程中就会发生辩论。只不过,这种辩论的形式有别于辩论比赛,所以有时候我们不想承认它是辩论而已。许多人受传统观念的影响,总觉得和别人辩论是很没有风度的事情。甚至有些律师也抱有这种思想,这就有些未免可笑了。关于辩论的真正问题不是去不去辩论,而是用什么方式来辩论。绝大多数没有接受过专门训练的人,进行辩论的能力是很差的,因此辩论的结果也是很糟糕的。虽然在辩论赛之外,我们多数时候要避免过于强硬的态度和技巧性太过明显的表达,但具有辩论能力是可以服务于更好的沟通和说服的。

·         小编:所以其实辩论也应该是律师的基本职业素质之一?

·         王任佳:至少我个人是这样认为的。当然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有赖于更广泛的共识。实务中,从事诉讼业务的律师,如果具有比较强的辩论能力,是非常有助于业务开展的。非诉业务对这方面的要求虽然少一些,但一个律师仍然可以在工作中得益于在辩论活动中所培养的各种能力。华政辩手毕业后也有从事各类法律工作的,除了律师还包括公检法以及法务甚至企业领导层。这些年我给很多单位做过辩论培训,其中绝大多数接受培训的青年都感到或多或少在今后的工作中受益于这种培训经历,有的甚至因此更迅速地成为中层领导或者被调入更重要的单位和岗位。当然,这里可能存在一个统计学上的误差,因为被指定参加辩论比赛的也可能原本就是在同单位中能力更强的人。

·         小编:那么请问一下,王律师您对于我们普陀律师今后的辩论培训有什么看法?

·         王任佳:对于这个培训工作,至少目前律工委和司法局层面是非常支持的,也感谢兄弟单位的协助(比如区公证处一直很热情地提供培训场地)。结合过去一、两年我们区内辩论活动的开展,今年应该会有一些形式上的调整,并且可能把培训的对象更放开一些,不局限在我们青年律师群体。初步的计划已经报律工委审查,后续活动中会再确定更具体的方案。同时考虑到本届律协已经确定举办包括上海市律师辩论赛和律师与公诉人诉辩赛等赛事,再结合我们区目前保持着每年对外交流的这个情况,区内律师如果愿意参与辩论培训,相关的参赛机会还是非常多的。


辩字双辛,不负流年

王律师带领普陀区律师辩论队与外省市同行开展交流、为青年律师开展辩论培训

对你而言,辩论是什么?

·         小编:谢谢王律师,您参与辩论活动应该时间已经很久了,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始终保持着很高的参与度,是什么原因促使您能如此十年如一日地坚持这项活动呢,因为前面聊下来似乎这其中并没有太多实际的利益?

·         王任佳:纠正一下,不是十年,是快二十年了。我从高中开始接触辩论,是所在中学辩论社的首任社长。我们律师行业有个说法,就是刚入行的时候不要急于求成、过分关注所做的每一件事是不是有直接的经济利益。当然如果饿肚子也是不行的(笑)。因为一个律师在执业初期所做的积累,往往会在多年后决定他的发展空间,如果不想有一个太低的天花板,最好一开始多学多练。辩论对于我来说更像是一种方法论,作为一个年轻人(嗯我很认真地说),这种方法论能够帮助我去检视和反思在人生中所遭遇的各种观念、事件,帮助我更好地认识我自己和进行所有重要的选择。借用天花板的这个说法,就是每个人都会因为他的身份、经历、性格等各种制约因素,导致在人生中也有一个天花板,而我希望更好地去打破这个天花板,或者说让它变得更有弹性。这里谈的不只是世俗观念下的成功,而且包括对于自我、对于世界的认可,和内心的和谐安定。

·         小编:最后这个问题的打开方式好像有一点奇怪,感觉引出了一些特别抽象的问题……嗯不管怎么说,还是感谢王律师和我们进行以上的分享。

·         王任佳:(笑)不要紧,其实我自己也不确定这些问题的真正答案是什么。就像罗素说的,我不知道自己所坚持的是否真的正确,所以我不介意用一生的时间来确认,如果仍然有选择的机会,我也不介意再来一遍。

·         小编:好的,那我们这次的访谈就到这里。感谢王律师。

·         王任佳:也谢谢你。PUSH

 

最后附上王律师的黑照美照一张作为福利~

辩字双辛,不负流年

分享到:
回到顶部
相关内容
2020 - 05 - 12
工作&生活,专业&品质,娱乐&体魄……常常为他人开出法律“良方”的律师,亦苦恼于如何规划有限的廿四小时、平衡忙碌的执业生活。夏日初至的五月,我们特推出“谁的青春不迷茫”系列文章,并邀请到数位重量级嘉宾与同仁们谈律途、道经验······今天我们请到的是所内最年轻的高伙成员——张文钧律师,其颜值高、创收高、能力高的“三高”特征为大家熟知。正如清华所倡导的: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律师的理想可以是:为祖国法治奋斗五十年……下面将舞台交予嘉宾张律师!1.高伙顾伟对话青律: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2.高伙蒋信伟:以有我之境登无我之境——与青年律师闲话律师伦理
2020 - 05 - 09
近日,我所合伙人徐巧月律师应邀参与了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与律师友谊辩论赛,与来自普陀区检察院的检察官同台竞技、切磋交流。我所合伙人王任佳律师参与前期指导与比赛点评。此次辩论赛由普陀区检察院与普陀区律工委联合举办,并邀请到了普陀区四家律师事务所的六位律师。比赛共六个回合,徐巧月作为受邀律师之一,在第一回合中率先亮相。下面一起来回顾比赛实况吧!辩论案例被告人王某在移动公司办理业务时结识了该公司员工被告人方某,两人预谋以贩卖移动公司手机“靓号”的方式牟利。此后,方某利用职务之便从移动公司内部电脑系统查询到尾数为6666、8888、9999的4个手机号码的机主资料信息,王某通过制造假证人员办理了4张与机主资料相同的假身份证。同年7月,王某持假身份证到移动公司将涉案四个手机号码非法过户到自己名下。随后,王某隐瞒了上述手机号码是通过非法手段获得的真相,以自己的名义将这4个手机号码卖给张某等4人...
2020 - 05 - 07
文 | 蒋信伟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导言工作之外,律师配拥有娱乐活动吗?只想赚钱的律师,能做个好律师吗?作为律师又该具备怎样的执业素养?执业初期,总面临一系列发自灵魂的拷问;律途路上,我们孜孜不倦地追寻最佳答案。“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青年需要前辈的提携与教导。鲜花盛开的温情五月,我们特推出“谁的青春不迷茫”系列专题文章,并诚挚邀请到了普世所内数位重量级嘉宾,与青年律师同仁们谈律途、道经验,话青春、聊人生······第一期文章已于4月29日闪亮登场:谁的青春不迷茫?| 高伙顾伟对话青律: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并得到了热烈反响。今日,高级合伙人蒋信伟律师带着箴言再出江湖啦!精神矍铄、神采奕奕的蒋律师,是值得年轻一辈学习的榜样与标杆。其历任九届上海市律师协会纪律委员会主任、规划与规则委员会副主任,十届上海市律...
2020 - 04 - 30
文 | 顾伟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导言青年律师该如何走出“成长的烦恼”?青年律师如何面对执业前期的迷茫?律师如何处理好执业与生活的关系?长久以来,诸如此类的问题困扰着执业初期的同仁,直击七寸却避犹不及。璞玉本无华,细琢成大器,青年更需要前辈的教导。值此五四青年节到来之际,我们特别策划了系列主题文章,并诚挚邀请到了普世所内数位重量级嘉宾,与青年律师同仁们谈律途、道经验,话青春、聊人生。南金东箭,鸾翔凤集;宇庙瑚莲,阶庭兰玉。他们关心着律所的建设、青年律师的成长与律师行业的传承,真诚而坦率,幽默而风趣,博学而谦逊,儒雅而平和……绝对值得每一位小伙伴的期待,同时也欢迎大家交流分享。下面将舞台交予今日嘉宾——高级合伙人顾伟律师!Ps:五四后,我们将陆续推出“普世青年说”系列栏目,敬请关注哦!近日,小刘发来邀请,大致意思是五四青年节将近,希望我作为普世所高伙写一篇文稿与青年律师做个交流。主题...
Copyright ©2017 - 2022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