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研究
法律研究
  • 文 | 陈晓霞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律师导言2020年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自此我国民法典正式颁布,并将于2021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此颁布一出,民法典就成为各大社交媒体、大众朋友圈的热点话题,在此笔者选取了《民法典婚姻家庭编》中的一些值得注意的亮点给大家做个介绍,由于篇幅原因,本文先介绍关于结婚及家庭关系部分的内容。01 修改了禁止结婚的条件和婚姻无效的情形法条解读此次民法典第1048条对结婚的禁止要件作出了重大修改,取消了“患有医学上不应当结婚的疾病”作为禁止结婚的情形,但是增加了另一条规定即第1053条重大疾病如实告知义务,一方隐瞒重大疾病的,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撤销婚姻,请求撤销婚姻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提出。婚姻被撤销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被撤销的婚姻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不具有夫妻的权利和义务。同时第1051条也做出了对应修改,“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不再作为婚姻无效的情形。对于医学上不应当结婚的疾病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并没有明确的规定,但目前司法实践中,根据《母婴保健法》的相关规定医学上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可以理解为以下疾病:严重遗传性疾病、指定传染病、有关精神病。说法案例张三与李四相恋多年,感情深厚,准备结婚,但是张母以两人不合适为由强烈反对,张三不顾母亲反对坚持要与李四结婚,张母无奈告知张三,他们家有严重遗传性疾病史,生男孩为隐性基因,生女儿为显性基因,若二人结婚生下女儿会导致孩子先天不健全。张三前往医院做婚前体检,检查结果果然如张母所言,张三患有不宜生育的严重遗传疾病,目前医学无法治愈,但是张三为了能够与李四结婚,故意隐瞒该检查结果。后二人如约结婚,婚后三个月,李四在家中大扫除时偶然间看到了张三的婚前体检报告。根据现行婚姻法及民法典的相关规定,张...
    2020 - 07 - 09
  • 文 | 袁发强[1]、吴培琦[2]注:本文首刊于《上海法学研究》集刊2020年第3卷“法治理论与实务文集”。【内容摘要】新冠肺炎作为一种突发性流行病,对航空旅行造成了特殊风险,由此也引发了三个法律问题:对新冠肺炎传播旅客的侵权损害求偿、对航空承运人的新冠肺炎传播损害求偿以及涉外航空新冠肺炎传播损害求偿的法律适用。由于新冠肺炎传播方式及其致病风险的特殊性,在认定新冠肺炎传播的损害赔偿责任时,需特别考虑风险与义务的合理分担。为了避免使处于重大流行病风险下的个体承担过重的注意义务,应将新冠肺炎传播侵权责任限定于旅客明知自己感染或有高度可能感染新冠肺炎的过错情形。在航空承运人的新冠肺炎传播损害责任问题上,需从风险与义务合理分配的角度来处理承运人对旅客的安全保障义务与事先披露有关感染风险之旅客信息的义务。涉外航空新冠肺炎传播损害求偿的法律适用也在一定程度上面临着风险分配上的法政策考量。【关键词】航空运输   新冠肺炎   损害赔偿时值新冠肺炎疫情流行全球,航空旅途中不幸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陡增。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个别旅客隐瞒新冠肺炎病情而致使其他旅客被在飞机落地后被强制隔离的事件屡现报端。[3]这些事件在招致愤怒谴责的同时,也引发了关于传播新冠肺炎之民事赔偿责任的讨论:如果患有新冠肺炎的旅客致使同航班的其他旅客被强制隔离或被传染,那么受害旅客可否向该旅客请求损害赔偿?由于损害的发生与航班运营直接相关,航空承运人也被卷入这一纠纷中。在现实中,有旅客以航空公司未提前告知飞机上有疑似新冠肺炎感染者为由,要求航空公司赔偿其在飞机落地后被强制隔离之损失。[4]航空承运人责任的特殊性又使这一问题更显复杂化。此外,还有个别境外旅客服用退烧药乘坐国际航班回国,致使近百名同机旅客被强制集中隔离。[5]由此又引发了国际航班上新冠肺炎传播损害赔偿责任的法律选择适用问题...
    2020 - 06 - 28
  • 文 | 翟雯婕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合伙人笔者按:2020年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在2021年1月1日《民法典》正式生效后,我国的《婚姻法》、《继承法》、《收养法》等民事法律将同时废止。相较于现行《继承法》,即将生效的《民法典·继承编》有9大改变,而这些改变与民生都息息相关。这也是笔者撰文的根本原因。碍于篇幅,本文将重点介绍《民法典·继承编》保障被继承人处分遗产自由的三个改变。一、新增两种继承人丧失继承权的情形《民法典·继承编》在《继承法》原有基础上新增了两种使继承人丧失继承权的情形:1.隐匿遗嘱且情节严重隐匿遗嘱的案例在现实生活中屡见不鲜,新规中“隐匿遗嘱且情节严重”指的是隐匿对自己不利的遗嘱,导致遗产分割无法按照遗嘱人意愿进行,进而产生侵害其他继承人权益的情况。典型案例张老伯有三个子女---张甲、张乙、张丁,张老伯一直与张甲共同生活,由张甲照顾,张老伯于2018年1月2日订立遗嘱,他的房产由张甲一人继承,并将遗嘱交给了张甲保管,张甲在得到遗嘱后觉得父亲的房子已经明确留给自己了,所以对父亲的态度越来越差,照顾也时常怠慢,张老伯感觉到了变化,数次找张甲谈心,但张甲依旧没有改变,张老伯心寒不已,在好友见证下又于2018年12月4日订立了一份新的遗嘱,明确2018年1月2日的遗嘱作废,他的房产由张甲、张乙、张丁各继承三分之一,2019年4月4日,张老伯突发疾病去世,在张甲整理张老伯遗物时发现了张老伯的第二份遗嘱,见到遗嘱对自己不利,张甲将遗嘱藏匿了起来,并向张乙、张丁出示了2018年1月2日的遗嘱,遂一人继承了张老伯的房产。律师释法根据现行《继承法》的规定,张乙、张丁在发现张甲隐匿遗嘱后可以撤销张老伯房产的变更登记,将房产恢复登记至张老伯名下,然后再按照2018年12月4日的遗嘱继承张老伯房产。而根据《民...
    2020 - 06 - 23
  • 文 | 袁发强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兼职律师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航空法学研究会理事 这两天,媒体舆论围绕南京李姓女子通过购买航班延误保险获利300多万元,涉嫌保险诈骗一事展开了热议。许多人通过自媒体、或新闻评论区留言的方式表达对南京警方的不满,认为只是李姓女子“聪明”、“虽然钻了法律空子,但不构成犯罪”。[1]这其中还包括了相当比例的“法律人士”、“专业人士”。一时间,自认为自己比司法机关更懂保险法、更懂刑法中保险诈骗罪的“专业”论调甚嚣尘上。仔细阅读这些网上非议警方办案的帖子,可以发现,大多帖子的作者往往先有情绪化观点和倾向,有意忽略相关事实,曲解刑法中保险诈骗的立法条文和犯罪构成要件,或片面理解保险法中的相关规定,一味地为骗保行为辩解。这种法律舆情值得深思。一、先有情绪化观点和倾向、再渲染部分事实读者在阅读该新闻时,受新闻标题和内容的表述影响,容易产生情绪化或倾向性的观点和立场。这与如何报道涉嫌犯罪的新闻事实有关。在新华社6月10日供稿的新闻中还是中性的标题《5年“遭遇”航班延误近900次?一女子涉嫌骗保300余万元》。6月11日“新浪财经综合”转发“21世纪经济报道”时,新闻标题变为《一场薅羊毛引发的“血案”:航延险还有多大意义?》。[2]6月12日隶属于《经济日报》的“中国经济网”报道改为了《女子涉嫌航班延误骗保 保险公司“玩不起?》。[3]各媒体网站、微信公众号、微博在此后的跟踪报道中特意强调:“据民警介绍,在购买航班之前,李某会对航班以及当地天气进行分析。在网上综合评论找了一些延误率非常高的航班,起飞的时候再去看它的天气,她在心里估摸后再去购买航班对应的延误险。”至于新华社对于相关新闻的事实报道被一笔带过。前述“据民警介绍”部分占到了转载新闻的一半篇幅。这个被刻意强调的“据民警介绍”段落起到了不可思议的渲染...
    2020 - 06 - 17
  • 文 | 尹哲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徐俐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律师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就好比“李国庆抢公章”这一热门事件,对于八卦星人来说,绝对是大型吃瓜现场!但是对于极具专业素养的律师们来说,这可能只是个瓜皮罢了……其中所牵涉的股权架构、股东权益、夫妻股权划分及公章管理等问题,无疑才是律师们眼中最甜的那口瓜,亦即事件的内核所在。关键在于,这类事件在现实生活中不胜枚举。李国庆能带着公章冲上热搜榜首,可能是因为当当网足够红。由此,掌握必要的法律知识,理清背后脉络、明白当中要领,才能从根源上预防、解决问题,避免笑话发生。今天,我们就有幸邀请到了普世所的合伙人尹哲、律师徐俐,他们将结合自身擅长领域、运用多维视角,就大家所关心的热点问题进行解读,快把小板凳搬来!吃瓜群众提问:1.李国庆先生是否有权召集临时股东会议?尹律说事件发生后, 网上已经有人对于此次股东会会议召开的相关问题做了讨论。其中有观点认为依照《公司法》第三十九条的相关规定,李国庆先生作为持股超过10%的股东,有权提起召开临时股东会会议,因此从会议召集的角度来说是合法的。然而,股东有权提起召开临时股东会议,并不代表其可以直接召集。依照《公司法》第四十条的规定,代表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如要召集并主持股东会会议,需在董事会(或执行董事)和监事会(或不设监事会的公司的监事)均不履行召集和主持的情况下。该次事件中,从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李国庆先生大概率未穷尽董事会与监事会的召集方式,而是径直自行召集、召开临时会议,由此看来,在程序上是违反规定的。另外,从当当网的报警声明来看,似乎李国庆在召集本次会议时,未能提前15天通知包括俞渝女士在内的全体股东(《公司法》第四十一条)。如果情况属实,那么在“会议通知”这一程序上也是有问题的。吃瓜群众提问:2.股东会决议的表决...
    2020 - 05 - 15
  • 文 | 刘斌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版权声明: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普世律师”,为原创作品,欢迎转发分享,转载请与本公众号运营者联系(联系方式附于文末)。笔者按: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威胁着广大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对于奋战在抗击疫情一线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尤甚。为切实保障医护及相关人员在疫情防控救治过程中的合法权益,人社部发文就以上人员的工伤认定问题予以明确。本文将就被认定为工伤的人员依法所享受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等实务问题进行阐述。为方便阅读,本文采用连载方式刊发。我们已于4月30日发布了上篇:一文了解因疫情导致工伤之保险待遇问题(一),即工伤医疗待遇与因工伤残待遇;今日刊发下篇,为因工死亡待遇,欢迎大家交流与分享。三、因工死亡待遇职工因工死亡的,其近亲属享受规定的因工死亡待遇。因工死亡待遇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因工死亡待遇具体包括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等项目。01.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是职工因工死亡后,由工伤保险基金按照规定的标准向其近亲属支付的一次性补偿。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支付标准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国家统计局公布,2019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2359元。据此,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金额为847900元。02.丧葬补助金丧葬补助金是职工因工死亡后,由工伤保险基金按照规定的标准向其近亲属支付的丧葬费用补助。丧葬补助金支付标准为6个月的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以上海市为例,丧葬补助金的金额为52590元。03.供养亲属抚恤金(1)供养亲属抚恤金的支付标准供养亲属抚恤金是职工因工死亡后,由工伤保险基金按照规定的标准向其近亲属支付的该职工生前提供主要生活来源、无劳动能力的亲属的维持基本生活等费用的补偿。供养亲属抚恤金按照职工本人工资的一...
    2020 - 05 - 09
  • 文 | 刘斌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版权声明: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普世律师”,为原创作品,欢迎转发分享,转载请与本公众号联系(后附联系方式)。笔者按: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威胁着广大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对于奋战在抗击疫情一线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尤甚。为切实保障医护及相关人员在疫情防控救治过程中的合法权益,人社部发文就以上人员的工伤认定问题予以明确。本文将就被认定为工伤的人员依法所享受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等实务问题进行阐述。工伤,又称为职业伤害,广义的工伤是指劳动者因工作原因遭受意外事故和职业病造成的伤残或死亡;狭义的工伤是指劳动者因工作原因遭受意外事故造成的伤残或死亡。[1]广义的工伤直接与劳动者所从事的工作或接触的工作环境密切相关;狭义的工伤所称的意外事故与劳动者从事的工作直接相关。引起工伤的意外事故,是指在劳动生产过程中,因某种人为原因或非人为原因造成人身伤亡的意外事件。《工伤保险条例》所称的工伤,是指劳动者因工作受到事故伤害或职业病危害。该条例将工伤分为直接工伤和视同工伤两种情形。根据工伤相关法律法规以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会同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的文件明确,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冠肺炎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工伤保险是劳动者由于工作原因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时,劳动者及其亲属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一项社会保险制度。劳动者及其家属获得物质帮助主要包括医疗救治、生活保障、经济补偿、职业康复等内容。工伤保险制度是基于对工伤职工的保障和赔偿责任而设立的社会保险制度。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因工伤事故后果的不同而不同。工伤事故可能造成职工受伤、患职业病、残疾或死亡。工伤保险待遇根据以上工伤事故后果的不同分为以下三项具体待遇,即工伤医疗待遇、因工伤残待遇、因工死亡待遇...
    2020 - 04 - 30
  • 文 | 张乃韦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律师最近受疫情影响,由于大家出门的机会少了,刷手机的机会多了,所以不少企业都把宣传重心从线下放到了线上。各种各样的宣传文案、推介广告层出不穷,令人目不暇接。其中通过引用知名的摄影、图片或影视作品来推介自身产品或服务的情况也屡见不鲜。我们非常理解企业希望借着高知名度的作品,让自己的品牌搭上作品流量的便车,以提升宣传效果的初衷,可是这样搭便车是否合法呢?一些法律意识较高的朋友,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纷纷开始自学《著作权法》,并根据《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认为对于企业对于影视作品的使用目的只要是“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就应该属于“合理使用”而不会被认定为侵权。真的这么简单么?一、关于“合理使用”的主要法律规定《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在下列情况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二)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依照著作权法有关规定,使用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的已经发表的作品的,不得影响该作品的正常使用,也不得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利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六条规定,通过信息网络提供他人作品,属于下列情形的,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一)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向公众提供的作品中适当引用已经发表的作品。二、关于“合理使用”的问题解析看到以上法条,包括我的圈中好友在内的各位朋友是否仍有不少的问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请各位看官与笔者一起从司法案例中寻找答案:● Q1:关于使用场景:对于作品的引用不用于“商业目的”或“营利目的”是否是“合理使用”的构成前提?...
    2020 - 04 - 26
  • 据《新京报》4月24日援引《人民日报》的消息称:最高人民法院于4月23日召开党组会议并强调指出:严禁歧视湖北籍劳动者,对于用人单位拒绝招录、无故辞退湖北籍劳动者等就业歧视行为应予纠正。我国关于就业歧视有哪些主要法律规定,就业歧视存在哪些类型?遭遇就业歧视该如何进行维权?答案尽在今天的“普世说”!快来Mark吧!掌声欢迎本所高级合伙人刘斌律师闪亮登场······
    2020 - 04 - 24
  • 文 | 刘斌律师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版权声明: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劳动法群”,为原创作品,欢迎转发分享,转载请通过邮件与作者联系。近日,于汉超因涂改车牌,后被广州交警处罚,又被恒大淘宝俱乐部开除的事件持续发酵。对于于汉超是否应被开除,开除行为是否合法等问题,笔者将就恒大公司开除行为的法律性质和后果、恒大公司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分析、队规中“九开除”纪律规定的合法合理性等法律问题进行分析。2020年4月14日16时53分,广州交警微博回复了新浪体育关于疑似于汉超街头涂改车牌的网友爆料内容,并进行跟进。4月14日23时07分,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官方微博发布了“球员于汉超严重违反《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球员“三九”队规》之“九开除”的纪律规定,经公司研究决定,给予开除处分”的公告内容,对于汉超作出开除处分。4月14日23时39分,广州交警微博作出通报,通报内容称“今日(4月14日),广州交警在工作中发现,网传一宗实施使用变造的机动车号牌的交通安全违法行为。经广州交警调查取证,违法行为人于某承认违法事实。目前,广州警方依法对于某作出罚款5000元、行政拘留15日的处罚,驾驶证记12分。”4月15日13时33分,据东方体育日报微博称“于汉超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被恒大老板许家印发现后,就已经定下了处理意见:只要交警部门认定于汉超有涂改车牌的行为,那么俱乐部就要开除于汉超。”4月16日,一则在腾讯网上标题为《于汉超事件受到央视关注,郝海东则开炮:许家印,尊重一下劳动法》(报道链接:https://new.qq.com/omn/20200416/20200416A07UQ300.html)以及有关郝海东“炮轰”许家印的报道内容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和评论。在相关报道中,郝海东指出请许家印尊重劳动法,并认为恒大开除于汉超违反了劳动合同法。以下,根据官方发...
    2020 - 04 - 17
  • 文 | 翟雯婕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徐巧月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很多公共场所关闭,一些线下商业实体店门就算勉强开业,也是门可罗雀。疫情防控所需,宅家成了日常,老百姓越发依赖线上购物,结果就是:网购订单的激增——消费者在疫情期间更愿意在家动动手指下单,然后坐等美食、商品送至小区门口。笔者也是一位网购的忠粉,我觉得网购正向地改变了你我的生活。同时,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笔者又看到了网购的另一面:基于网购平台(狭义上仅指电子商务经营者,广义上则包括所有网络购物平台)单方制定平台规则的现状下,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正在受到侵蚀,导致基于网购的消费者维权的难度渐大于线下交易。根据《2019年(上)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电商投诉同比递增12.32% ,投诉量为历年最高。如果我们去看投诉数量增长趋势分布图表,除2014年上半年有所下降外, 2013年至2019年上半年全国电商投诉数量总体呈现增长趋势。当然,数据增长的一大原因是因为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但我们也在这狂增的数据背后,看到了网购带给消费者的维权需求的增加。随着电商平台(如某宝、某品会等)的兴起,作为消费者的我们,都逐渐享受到了“网购7天无理由退货”的便利,这项权利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下简称“《消保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根据该法条,凡经营者采用网络、电视、电话、邮购等方式销售商品,消费者有权自收到商品之日起七日内退货,且无需说明理由,特定产品除外。除外情况是“消费者定作的商品、鲜活易腐的商品、在线下载或者消费者拆封的音像制品、计算机软件等数字化商品、交付的报刊、其他根据商品性质并经消费者在购买时确认不宜退货的商品。”。这7...
    2020 - 03 - 15
  • 文 | 徐巧月,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注 | 本文基于笔者代理的一起女性依法分得同居男友部分遗产的案例撰写,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情节略有改动。案情简介陈梅(女)和罗奚(男)都是离异单身,2012年开始谈恋爱,但一直没有领取结婚证。罗奚因患慢性疾症,身体一直不好,在2013年至2017年期间,多次住院治疗,几次住院病案资料有陈梅为罗奚 “妻子”的记载。2017年4月,罗奚因病在医院去世,罗奚生前无子女,母亲十几年前已去世,父亲健在但长年在敬老院,需要看护护理。罗奚去世后,陈梅将保管在自己处的罗奚的9张银行卡移交给罗奚家属(罗奚姐姐罗芳,哥哥罗岗),交接单据载明了银行卡卡号及余额。2017年7月,罗奚父亲罗六起诉到闵行区法院,要求陈梅归还罗奚生前被取走的银行存款20余万元,陈梅于2017年9月收到诉状副本。陈梅自述与罗奚为同居恋人关系,生前一直照顾罗奚,在罗奚最后一次住院期间,罗奚交代自己保管好家里财物,并要求其取走20万元,余下财物死后交给哥哥罗岗。于是陈梅持罗奚的银行卡,向自己的银行卡转账20万元。另有2万余元取现后用于罗奚生前花销及死后丧葬等费用。案件审理中,法院对原告罗六进行了民事行为能力鉴定,经鉴定认定其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后经合法指定罗芳为法定代理人。笔者作为陈梅的代理人,走访了罗奚生前的工作单位,向其同事及处理后事的人员了解罗奚生前与陈梅的关系。同时,向法院申请调查令,调取了罗奚生前多次住院病案记录。经庭审质证和问询,闵行法院最后认定陈梅与罗奚生前关系密切,以继承人之外对被继承人照顾颇多为由,判决陈梅可分得罗奚部分遗产。主要做法在这个案件中,笔者作为被告陈梅的代理人,对于收集能够证明其与罗奚生前的“同居关系”、“照顾颇多“的证据,深感难度系数略高。基于当事人的信任和配合,我主要做了以下事项来维护她的合法权益:一、申请对原告罗六进行民事行为能力鉴定...
    2020 - 03 - 08
Copyright ©2017 - 2022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