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研究
法律研究
  • 文 | 尹哲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徐俐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律师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就好比“李国庆抢公章”这一热门事件,对于八卦星人来说,绝对是大型吃瓜现场!但是对于极具专业素养的律师们来说,这可能只是个瓜皮罢了……其中所牵涉的股权架构、股东权益、夫妻股权划分及公章管理等问题,无疑才是律师们眼中最甜的那口瓜,亦即事件的内核所在。关键在于,这类事件在现实生活中不胜枚举。李国庆能带着公章冲上热搜榜首,可能是因为当当网足够红。由此,掌握必要的法律知识,理清背后脉络、明白当中要领,才能从根源上预防、解决问题,避免笑话发生。今天,我们就有幸邀请到了普世所的合伙人尹哲、律师徐俐,他们将结合自身擅长领域、运用多维视角,就大家所关心的热点问题进行解读,快把小板凳搬来!吃瓜群众提问:1.李国庆先生是否有权召集临时股东会议?尹律说事件发生后, 网上已经有人对于此次股东会会议召开的相关问题做了讨论。其中有观点认为依照《公司法》第三十九条的相关规定,李国庆先生作为持股超过10%的股东,有权提起召开临时股东会会议,因此从会议召集的角度来说是合法的。然而,股东有权提起召开临时股东会议,并不代表其可以直接召集。依照《公司法》第四十条的规定,代表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如要召集并主持股东会会议,需在董事会(或执行董事)和监事会(或不设监事会的公司的监事)均不履行召集和主持的情况下。该次事件中,从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李国庆先生大概率未穷尽董事会与监事会的召集方式,而是径直自行召集、召开临时会议,由此看来,在程序上是违反规定的。另外,从当当网的报警声明来看,似乎李国庆在召集本次会议时,未能提前15天通知包括俞渝女士在内的全体股东(《公司法》第四十一条)。如果情况属实,那么在“会议通知”这一程序上也是有问题的。吃瓜群众提问:2.股东会决议的表决...
    2020 - 05 - 15
  • 文 | 刘斌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版权声明: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普世律师”,为原创作品,欢迎转发分享,转载请与本公众号运营者联系(联系方式附于文末)。笔者按: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威胁着广大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对于奋战在抗击疫情一线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尤甚。为切实保障医护及相关人员在疫情防控救治过程中的合法权益,人社部发文就以上人员的工伤认定问题予以明确。本文将就被认定为工伤的人员依法所享受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等实务问题进行阐述。为方便阅读,本文采用连载方式刊发。我们已于4月30日发布了上篇:一文了解因疫情导致工伤之保险待遇问题(一),即工伤医疗待遇与因工伤残待遇;今日刊发下篇,为因工死亡待遇,欢迎大家交流与分享。三、因工死亡待遇职工因工死亡的,其近亲属享受规定的因工死亡待遇。因工死亡待遇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因工死亡待遇具体包括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等项目。01.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是职工因工死亡后,由工伤保险基金按照规定的标准向其近亲属支付的一次性补偿。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支付标准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国家统计局公布,2019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2359元。据此,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金额为847900元。02.丧葬补助金丧葬补助金是职工因工死亡后,由工伤保险基金按照规定的标准向其近亲属支付的丧葬费用补助。丧葬补助金支付标准为6个月的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以上海市为例,丧葬补助金的金额为52590元。03.供养亲属抚恤金(1)供养亲属抚恤金的支付标准供养亲属抚恤金是职工因工死亡后,由工伤保险基金按照规定的标准向其近亲属支付的该职工生前提供主要生活来源、无劳动能力的亲属的维持基本生活等费用的补偿。供养亲属抚恤金按照职工本人工资的一...
    2020 - 05 - 09
  • 文 | 刘斌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版权声明: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普世律师”,为原创作品,欢迎转发分享,转载请与本公众号联系(后附联系方式)。笔者按: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威胁着广大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对于奋战在抗击疫情一线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尤甚。为切实保障医护及相关人员在疫情防控救治过程中的合法权益,人社部发文就以上人员的工伤认定问题予以明确。本文将就被认定为工伤的人员依法所享受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等实务问题进行阐述。工伤,又称为职业伤害,广义的工伤是指劳动者因工作原因遭受意外事故和职业病造成的伤残或死亡;狭义的工伤是指劳动者因工作原因遭受意外事故造成的伤残或死亡。[1]广义的工伤直接与劳动者所从事的工作或接触的工作环境密切相关;狭义的工伤所称的意外事故与劳动者从事的工作直接相关。引起工伤的意外事故,是指在劳动生产过程中,因某种人为原因或非人为原因造成人身伤亡的意外事件。《工伤保险条例》所称的工伤,是指劳动者因工作受到事故伤害或职业病危害。该条例将工伤分为直接工伤和视同工伤两种情形。根据工伤相关法律法规以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会同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的文件明确,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冠肺炎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工伤保险是劳动者由于工作原因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时,劳动者及其亲属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一项社会保险制度。劳动者及其家属获得物质帮助主要包括医疗救治、生活保障、经济补偿、职业康复等内容。工伤保险制度是基于对工伤职工的保障和赔偿责任而设立的社会保险制度。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因工伤事故后果的不同而不同。工伤事故可能造成职工受伤、患职业病、残疾或死亡。工伤保险待遇根据以上工伤事故后果的不同分为以下三项具体待遇,即工伤医疗待遇、因工伤残待遇、因工死亡待遇...
    2020 - 04 - 30
  • 文 | 张乃韦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律师最近受疫情影响,由于大家出门的机会少了,刷手机的机会多了,所以不少企业都把宣传重心从线下放到了线上。各种各样的宣传文案、推介广告层出不穷,令人目不暇接。其中通过引用知名的摄影、图片或影视作品来推介自身产品或服务的情况也屡见不鲜。我们非常理解企业希望借着高知名度的作品,让自己的品牌搭上作品流量的便车,以提升宣传效果的初衷,可是这样搭便车是否合法呢?一些法律意识较高的朋友,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纷纷开始自学《著作权法》,并根据《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认为对于企业对于影视作品的使用目的只要是“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就应该属于“合理使用”而不会被认定为侵权。真的这么简单么?一、关于“合理使用”的主要法律规定《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在下列情况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二)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依照著作权法有关规定,使用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的已经发表的作品的,不得影响该作品的正常使用,也不得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利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六条规定,通过信息网络提供他人作品,属于下列情形的,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一)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向公众提供的作品中适当引用已经发表的作品。二、关于“合理使用”的问题解析看到以上法条,包括我的圈中好友在内的各位朋友是否仍有不少的问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请各位看官与笔者一起从司法案例中寻找答案:● Q1:关于使用场景:对于作品的引用不用于“商业目的”或“营利目的”是否是“合理使用”的构成前提?...
    2020 - 04 - 26
  • 据《新京报》4月24日援引《人民日报》的消息称:最高人民法院于4月23日召开党组会议并强调指出:严禁歧视湖北籍劳动者,对于用人单位拒绝招录、无故辞退湖北籍劳动者等就业歧视行为应予纠正。我国关于就业歧视有哪些主要法律规定,就业歧视存在哪些类型?遭遇就业歧视该如何进行维权?答案尽在今天的“普世说”!快来Mark吧!掌声欢迎本所高级合伙人刘斌律师闪亮登场······
    2020 - 04 - 24
  • 文 | 刘斌律师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版权声明: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劳动法群”,为原创作品,欢迎转发分享,转载请通过邮件与作者联系。近日,于汉超因涂改车牌,后被广州交警处罚,又被恒大淘宝俱乐部开除的事件持续发酵。对于于汉超是否应被开除,开除行为是否合法等问题,笔者将就恒大公司开除行为的法律性质和后果、恒大公司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分析、队规中“九开除”纪律规定的合法合理性等法律问题进行分析。2020年4月14日16时53分,广州交警微博回复了新浪体育关于疑似于汉超街头涂改车牌的网友爆料内容,并进行跟进。4月14日23时07分,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官方微博发布了“球员于汉超严重违反《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球员“三九”队规》之“九开除”的纪律规定,经公司研究决定,给予开除处分”的公告内容,对于汉超作出开除处分。4月14日23时39分,广州交警微博作出通报,通报内容称“今日(4月14日),广州交警在工作中发现,网传一宗实施使用变造的机动车号牌的交通安全违法行为。经广州交警调查取证,违法行为人于某承认违法事实。目前,广州警方依法对于某作出罚款5000元、行政拘留15日的处罚,驾驶证记12分。”4月15日13时33分,据东方体育日报微博称“于汉超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被恒大老板许家印发现后,就已经定下了处理意见:只要交警部门认定于汉超有涂改车牌的行为,那么俱乐部就要开除于汉超。”4月16日,一则在腾讯网上标题为《于汉超事件受到央视关注,郝海东则开炮:许家印,尊重一下劳动法》(报道链接:https://new.qq.com/omn/20200416/20200416A07UQ300.html)以及有关郝海东“炮轰”许家印的报道内容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和评论。在相关报道中,郝海东指出请许家印尊重劳动法,并认为恒大开除于汉超违反了劳动合同法。以下,根据官方发...
    2020 - 04 - 17
  • 文 | 翟雯婕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徐巧月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很多公共场所关闭,一些线下商业实体店门就算勉强开业,也是门可罗雀。疫情防控所需,宅家成了日常,老百姓越发依赖线上购物,结果就是:网购订单的激增——消费者在疫情期间更愿意在家动动手指下单,然后坐等美食、商品送至小区门口。笔者也是一位网购的忠粉,我觉得网购正向地改变了你我的生活。同时,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笔者又看到了网购的另一面:基于网购平台(狭义上仅指电子商务经营者,广义上则包括所有网络购物平台)单方制定平台规则的现状下,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正在受到侵蚀,导致基于网购的消费者维权的难度渐大于线下交易。根据《2019年(上)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电商投诉同比递增12.32% ,投诉量为历年最高。如果我们去看投诉数量增长趋势分布图表,除2014年上半年有所下降外, 2013年至2019年上半年全国电商投诉数量总体呈现增长趋势。当然,数据增长的一大原因是因为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但我们也在这狂增的数据背后,看到了网购带给消费者的维权需求的增加。随着电商平台(如某宝、某品会等)的兴起,作为消费者的我们,都逐渐享受到了“网购7天无理由退货”的便利,这项权利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下简称“《消保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根据该法条,凡经营者采用网络、电视、电话、邮购等方式销售商品,消费者有权自收到商品之日起七日内退货,且无需说明理由,特定产品除外。除外情况是“消费者定作的商品、鲜活易腐的商品、在线下载或者消费者拆封的音像制品、计算机软件等数字化商品、交付的报刊、其他根据商品性质并经消费者在购买时确认不宜退货的商品。”。这7...
    2020 - 03 - 15
  • 文 | 徐巧月,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注 | 本文基于笔者代理的一起女性依法分得同居男友部分遗产的案例撰写,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情节略有改动。案情简介陈梅(女)和罗奚(男)都是离异单身,2012年开始谈恋爱,但一直没有领取结婚证。罗奚因患慢性疾症,身体一直不好,在2013年至2017年期间,多次住院治疗,几次住院病案资料有陈梅为罗奚 “妻子”的记载。2017年4月,罗奚因病在医院去世,罗奚生前无子女,母亲十几年前已去世,父亲健在但长年在敬老院,需要看护护理。罗奚去世后,陈梅将保管在自己处的罗奚的9张银行卡移交给罗奚家属(罗奚姐姐罗芳,哥哥罗岗),交接单据载明了银行卡卡号及余额。2017年7月,罗奚父亲罗六起诉到闵行区法院,要求陈梅归还罗奚生前被取走的银行存款20余万元,陈梅于2017年9月收到诉状副本。陈梅自述与罗奚为同居恋人关系,生前一直照顾罗奚,在罗奚最后一次住院期间,罗奚交代自己保管好家里财物,并要求其取走20万元,余下财物死后交给哥哥罗岗。于是陈梅持罗奚的银行卡,向自己的银行卡转账20万元。另有2万余元取现后用于罗奚生前花销及死后丧葬等费用。案件审理中,法院对原告罗六进行了民事行为能力鉴定,经鉴定认定其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后经合法指定罗芳为法定代理人。笔者作为陈梅的代理人,走访了罗奚生前的工作单位,向其同事及处理后事的人员了解罗奚生前与陈梅的关系。同时,向法院申请调查令,调取了罗奚生前多次住院病案记录。经庭审质证和问询,闵行法院最后认定陈梅与罗奚生前关系密切,以继承人之外对被继承人照顾颇多为由,判决陈梅可分得罗奚部分遗产。主要做法在这个案件中,笔者作为被告陈梅的代理人,对于收集能够证明其与罗奚生前的“同居关系”、“照顾颇多“的证据,深感难度系数略高。基于当事人的信任和配合,我主要做了以下事项来维护她的合法权益:一、申请对原告罗六进行民事行为能力鉴定...
    2020 - 03 - 08
  • 文 | 刘斌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注:本文首刊于微信公众号“劳动法群”,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侵权必究。引言笔者按:本公众号之前已就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劳动人事用工法律风险防控问题从法律法规规定、有关规范性文件规定和实务操作等方面进行了解答,发布了《疫情期间劳动人事用工法律风险防控问答》,为企事业单位规范用工及管理提供参考。本文将就用人单位复工的有关问题以案例形式进行解析。[1]案例1上海XX有限公司系总部位于普陀区某科技园区的公司,在苏州、杭州、济南等多地设有子公司和分公司,其在苏州、杭州、济南等地工作的员工在复工时间和工资支付等方面,应以何地的规定为准?律师解析:以子(分)公司所在地的苏州、杭州、济南等地的规定为准。在疫情防控期间,全国各地政府及人社部门出台了有关规定,包括复工时间和工资支付等内容,各地对于以上事项的规定存在一定差异。由于子(分)公司的员工的劳动合同的实际履行地位于各地,子(分)公司的员工依法应遵守实际工作地的规定,具体的复工时间和工资支付等以子(分)公司所在地的规定为准,故应分别以苏州、杭州、济南等地的规定为准。案例2XX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向员工发出了决定于2020年2月10日复工的通知,部分员工收到通知后表示暂时不愿意到公司上班。原因有二:一是公司应为员工提供口罩等必要防护措施,公司现无法为员工提供;二是在当前疫情情况下,担心到公司上班会大大增加被传染的概率。对此,公司该如何处理?律师解析:为员工提供口罩并非企业的法定义务,员工以上述理由拒绝上班可依据劳动法律法规和企业劳动规章制度的规定处理。根据《劳动法》相关规定,用人单位必须为劳动者提供符合国家规定的劳动安全卫生条件和必要的劳动防护用品。但在疫情防控期间,戴口罩出门是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员工在外出上班时就应戴口罩,为员工提供口罩并不是企业的劳动合同法律义务。根据国家和上海的相...
    2020 - 02 - 14
  • 作者 | Nell  杨旭此为下篇,接续上篇d. Does the employees have the right to refuse over time (OT) to take care for family?d.员工是否有权利拒绝加班以照顾家庭?d. I lavoratori hanno il diritto di rifiutare il lavoro straordinario per prendersi cura delle loro famiglie?Answers:according to Labor Contract Law, Article 31: An employer shall strictly execute the criterion on production quota, it shall not force any of its employees to work overtime or make any of his employees to do so in a disguised form. If an employer arranges overtime work, it shall pay its employee for the overtime work according to the relevant provisions of the state. Generally speaking, consultation is the procedure for an enterprise to decide to extend working hours. If an enterprise has to extend working hours due to the needs of production and...
    2020 - 02 - 13
  • 作者 | Nell  杨旭笔者按:At present, the novel coronarvirus is raging, and companies across the country are affected to vary degrees. Many of them are foreign companies. My good friend Mr. Joachim Nell consulted me about related issues.  Taking this opportunity, we cooperated for this article, with a hope to provide relavant labor laws and policies to foreign companies and employees, especially friends who speak English and Italian languages.当前,新型冠状肺炎病毒肆虐,全国企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不乏外国公司,我的好友Joachim Nell先生向我咨询了相关问题,以此为契机,我们共同完成本文,希望有助于在华企业和员工,尤其是英语和意大利语系的友人了解相关劳动法律和政策。Al momento, il polmonite da coronavirus sta imperversando e le aziende in tutto il paese ne sono colpite in varia misura, molte delle quali sono società straniere. Il mio caro amico, Joachim Nell, mi ha consultato su questioni ...
    2020 - 02 - 13
  • 作者 | 马旗,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从2020年1月初起,在武汉最早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开始在全国传播,中央和各地政府为了防控疫情的扩展作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在这个疫情防控关键时期,仍然存在不少恶意散播谣言,制造恐慌的行为,甚至于有不少病毒携带者出于报复社会或者其他目的,故意隐瞒携带病毒症状或者故意传播病毒,导致大量不明真相的医护人员和群众无辜遭受感染,给病毒防控带来更大的隐患。在此情况下,笔者根据自身工作经验,和社会上爆发的相关事实,提出如下几点建议:一、关于传播谣言行为的打击所谓谣言,是指没有事实根据的消息。我们首先要对消息进行区分,然后确定是否构成谣言。这次武汉新冠病毒给全国带来的教训是惨痛的。在2020年1月1日,武汉公安局发布消息,对在网络上传播有关肺炎的不实信息的8名网民依法进行了处理。然而,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该8名人员全部是医护人员,而且所陈述的信息均是具有客观依据的信息。然而武汉政府为了掩饰疾病信息,对本该重点表彰的人员进行了训诫等处理,造成了疾病信息被人为隐藏,最终导致新冠病毒的大规模传播。因此,对于网络和其他途径传播的信息,我们要首先区分传播人员对于所传播的信息是不是具有客观依据,或者存在客观事实予以佐证,然后再定性是不是构成谣言。笔者认为,对于没有事实根据,纯粹为了博取眼球、好玩或者其他目的而编造或者传播与新冠病毒疫情有关的虚假、恐怖信息,应首先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予以治安处罚。如相关信息严重扰乱社会秩序,涉嫌违反《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的规定,应当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予以严惩。二、关于扰乱市场秩序行为的打击 在疫情防控期间,各种消息满天飞,不少不法分子利用疫情防控期间群众心理的恐慌情绪,借机哄抬物价,或者夸大效果,销售各类不合格的防疫商品或、药品、偏方、医疗器械等产品,牟取...
    2020 - 02 - 10
Copyright ©2017 - 2022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